菲佣往家里汇钱怎么就这么难?!区块链解决

数字货币 黑熊 1个月前 (04-05)

菲佣往家里汇钱怎么就这么难?!区块链解决

安娜丽从事保姆兼管家工作已经25年,他是20多万名出生于菲律宾生活与多伦多的人之一的典型,年轻时离开菲律宾在加拿大落脚,没有积蓄,没有受过正常的教育,对她落脚的这个国家所知不多,那里工作费力,为他自己和他的家人开辟出新生活,十年前他有他的积蓄,付头期款买下一栋房子,非常了不起,因为他过去300个月无间断的汇钱给他的菲律宾的家人,他汇回去的钱让他现年70几岁的母亲在马尼拉为自己买一栋房子。

我们来看看他的汇款过程,星期五下午,安娜丽领到雇主开的工资支票后,在一个本地银行,这个过程大约花费15分钟,如果加上在自动柜员机前,排队的时间就是20分钟,存入支票后,他领出200加币,然后走一个街区去搭公车,不是回家,而是往反方向3.2公里后,在一个只能形容为糟糕的社区下车,他再步行四个街区,抵达让他汇款回菲律宾的金融机构I rem it的柜台,位于多伦多圣詹姆斯镇一个住宅街区的最末端,这里是加拿大最贫穷,最危险的社区之一,由于许多使用MIT服务的人是非银行,该公司已经开始提供其他金融服务,例如支票兑换现金,安娜丽填写一张书面表格。把钱连同表格交给柜台服务员每次汇两百加币,他需要支付十加币的固定手续费,菲律宾那边他七十岁的母亲同样的经历类似的辛苦跋涉去领钱。

当然,他得等三四天后才能去银行办理汇款的处理,平均得花上这么多天。安娜丽走回公车站,搭公车地铁,再搭公车,终于在一个小时后回到家。这时加币汇款成本等于是总价值汇款额的百分之五,此外还有约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的汇差,总计成本百分之七,比国际平均成本百分之七点六八稍低一些,银行仍然得经历这个流程使得这个例行闹剧更显过分。

前面说了,这还不是全部成本,比如安娜丽花两小时做这件事,以他的工资来计算,这时间成本等于40元,此外,他必须提早下班,因为她觉得每天天黑时去那个社区是不安全,至于他的母亲,因为生活在马尼拉的70多岁的老人去领钱,对他的费力负荷同样相当大,对比支付十加币的手续费,这十加币的购买力对他来说当然是很重要的。但对于他的母亲而言,更大,在加拿大十加币可以买一餐以及付空车费,但是在马尼拉可以买一个星期的食物,为了汇钱回家,安娜丽这一生已经付了几千元给西联汇款之类的金融中介机构,他每月支付的手续费是全球每年汇款手续费收入380亿美元的一部分。

从遥远的海外汇款回祖国家乡,维系着全球各地的流散异乡群族,他们是那些离开祖国但仍然有着共同文化,对祖国有强烈认同感的人,形成了全球流散一族,其重要功能之一是帮助解决普遍的全球性问题,这些人的汇款是流向发展中国家的最大资本之一。对市场以及最脆弱的人们的生活水准有着巨大的贡献,在一些国家,汇款是巨大重要的经济支柱。

举例而言,汇款占海地GDP的20%,菲律宾每年收到240亿美元的汇款,占该国GDP的10%。

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调查,收款人通常把钱用于必需品,比如食物、衣服、药品、住屋,这意味着汇款将帮助庞大数量的人摆脱贫穷,让他们得以进行原本不可能做到的高消费。

据估计,流向发展中国家汇款大约是万元金额的三到四倍,汇款对发展中国家的穷人的贡献广为人知,但是尽管有这么广大的经济。汇款成本仍然高得惊人,一些国家之间的汇款手续费甚至高达20%。

本文来源于互联网:菲佣往家里汇钱怎么就这么难?!区块链解决


黑熊网络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菲佣往家里汇钱怎么就这么难?!区块链解决
分享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