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aking这一年:你赚钱了吗?

数字货币 黑熊 1个月前 (04-09)

Staking掀起“人人挖矿”新浪潮已过一年,看好它的人将当时称作“Staking发展元年”。那时,海外出现了ATOM、ALGO、VSYS等PoS明星项目,国产背景公链中,Qtum、IOST也在生态中跟进了Staking经济。

一年时间过去,参与Staking的人到底赚不赚钱?蜂巢财经统计了目前Staking生态中市值排名前十的项目,结合预期年化币收益及一年前的币价表现,大致估算了这些项目在过去一年里的金本位收益情况。

数据表显示,在市值排名前10的Staking项目中,仅XTZ在金本位上实现了盈利,其余项目的亏损比例在40%至60%间,参与其中的普通投资者赚钱难。

把服务费当做主要收入来源的节点运营商们,似乎不太担心币价下跌带来的负面影响。多个Staking节点服务提供商向蜂巢财经表示,运营节点一年,整体盈利。

而Staking经济未达预期的表现,直接让加密研究公司Messari创始人TwoBitIdiot对此模式评价为“愚蠢”。他认为,Staking不仅稀释了代币价值,高质押率还会大大增加作恶者合谋破坏链上正常治理投票的可能。

参与者或许需要重新思考Staking生态的风险与问题。

以金本位计算,十个项目九个亏

4月7日,老牌数字资产交易所Bitfinex宣布推出Staking服务,首期支持EOS、Cosmos(ATOM)等主流项目的存币生息服务。无独有偶,币安、BitMax等交易平台也在近期推出了各自的Staking板块。

不过,这个曾经的热门领域如今并未吸引太多市场热情。社交媒体上,有关于Staking模式、收益相关的大型讨论仍停留在去年的8、9月份。热度消退或许与Staking项目在过去一年的市场表现有关。

去年下半年,Staking曾掀起过一波“人人挖矿”的新浪潮,2019年更是被看好它的人称作是“Staking发展元年”。当时,海外出现了ATOM、ALGO、VSYS等PoS明星项目,国产背景的公链中,Qtum、IOST也在生态中推进了Staking经济,为资者提供“存币挖矿”功能。

Staking 概念源自于Proof of Stake(PoS)中的Stake(权益)一词,指的是机构或个人通过参与PoS类通证中投票、验证区块等活动,根据拥有权益获得收益的行为。简单理解类似“以币挖币”。

根据Staking Rewards网站统计,截至4月8日,共有超90种数字资产开放了Staking,总市值为 113亿美元,其中质押代币总额为76亿美元,质押率为67%,币本位的平均年化收益约为14.89%。

百亿美元市值的确反映了Staking的市场规模和需求。据Staking Rewards数据显示,2019年4月9日时,Staking的全网总市值为150亿美元,而当时的网络质押代币总额为41亿美元,质押率仅为27%。

按照市值排名看,EOS目前以37.6亿美元占据榜首,紧随其后的依次为XTZ、XLM、TRX等。那么,去年跟风进场的投资者赚钱了吗?

对此,蜂巢财经统计了目前Staking生态中市值排名前十的项目,并结合上述资产的预期年化币收益及一年前的币价,大致估算了这些项目在过去一年里的金本位收益情况。从数据看,10个项目中,仅XTZ在金本位实现了盈利,其余项目的亏损比例在40%至60%间。

Staking这一年:你赚钱了吗?10个项目中,仅XTZ在金本位实现了盈利

数据表明,在币价持续走熊的情况下,币本位理财所带来的币量增加,远不足以抵消投资者在持币过程中因币价下跌带来的资金亏损。

同时,如果在Staking赚币期间币价上涨,投资者才能享受币本位与金本位的双赢。但在过去一年中,市值排名前十的Staking项目里,仅一个项目出现了双赢情况,90%的Staking项目以金本位计算都亏损严重,如果不选择退出,只能持币待涨。

规模效应致节点盈利,散户失利

金本位理财在过去一年里表现不佳,但Staking质押率呈上升趋势,从一年前的 27%上升到如今的67%。这意味着,提供Staking服务的项目中,过半代币已流入了各自的质押池中。

这就引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,既然多数Staking项目过去一年的币价表现并不好,为什么Staking的质押率反而上升了?

“因为对于代币长期持有者来说,参与Staking就能获得代币分红,好过把币一直放着。” 一名数字资产钱包的工作人员告诉蜂巢财经,“目前Staking行业已初具规模,资本机构、交易所、矿池、钱包等业内组织纷纷积极布局。但从数据上看,钱包和交易所仍是Token聚集地,所以提供Staking服务的交易所和钱包往往具有天然优势。”

2019年涌现的大批PoS项目的节点中,交易所和钱包服务商也占据大多数。其中OKEx、火币等主流交易所纷纷开门迎客,给平台用户提供了更便捷的Staking参与入口。一些交易平台如KuCoin、Gate.io等甚至采取了被动理财模式,即用户只要充值到账,无需其余操作,就能被动获得Staking收益。

Staking这一年:你赚钱了吗?

部分上线了Staking业务的交易所

蜂巢财经咨询了2个项目的多个Staking节点服务提供商,他们向蜂巢财经表示,运营节点一年里,整体盈利。其中,有交易平台节点甚至把Staking节点当作是熊市增收的主要手段。

“市场不好的时候,光靠现货手续费收入很难维持团队。”

一名提供Staking服务的钱包运营人员向蜂巢财经表示,他们的收益主要来自于服务费,“不管币价怎么跌,只要有用户来平台进行Staking挖矿,我们就可以收取服务费。“该运营人员称,他们属于规模较小的服务商,“跑一个节点一个月纯利润大概在1万元左右。

看来,币价下跌对赚取服务费的节点运营者来说影响不大。不过,也有个别机构打消了运营Staking节点的念头,

“去年中旬的时候我们想过做Staking节点,但后来由于币价的不稳定,法币收益数额波动较大,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上述人士认同Staking节点运营方的盈利说法,“这是规模效应在起作用。”他认为,亏损主要还是发生在散户身上,

“去年Staking火起来的时候,很多人冲着代币分红参与进来,因为牛市赚钱,熊市屯币,谁曾想市场熊了这么长时间。当然如果本身是持币信仰者的话,参加了Staking挖矿至少能多屯点币,但如果你因为Staking而成为了长线持币者,短期内大概率是亏钱的。”

高通胀+熊市加速项目价值稀释

普通投资者挣钱难,一年时间,Staking理财的财富效应尚未展现出来。

今年3月,加密研究公司Messari创始人TwoBitIdiot直指,“ Staking是我在业内见过最愚蠢的事,它是对代币价值的稀释。”他认为,有些项目方为了为避免市值下降,降低代币流通量,鼓励用户持有。而开通Staking的做法将加速代币的消亡。

目前,Staking的激励币来自于代币增发,因此PoS类通证也常被认为是通胀型代币。参与了Staking的用户可以获得增发而来的收益,但对于不参与Staking的、活跃在二级市场的持币者来说,他们持有代币价值因量大而被稀释。

正如评级机构Tokeninsight去年10月描述的那样,无论项目市值如何变化,参与Staking的用户总能获得通胀收益,未参与的人则要一直承担损失。过高的通胀率会导致代币价格大幅下跌,通胀率太低又无法为Staking用户带来参与的积极性。该机构提醒投资者,“因此用户不能单纯依靠收益率高低来决定项目投资,还需从项目质量入手研究。”

“有些项目打出高额回报吸引投资者,实际上背后还有着高于市场的通胀率,当大量投资者质押代币时,会让代币流通盘变小,短时间内造成刺激币价上涨的假象。” TwoBitIdiot说。

当下更坏的情况是,Staking项目不仅内置了高通胀率掩藏的价值稀释,加密货币市场还进入了下行通道。币价下跌时,高通胀变成了雪上加霜。

另一方面,大规模的代币质押也让公链网络的治理模型走样。Messari研究显示,个别主流交易所目前控制了Staking项目中质押代币总量的50%以上,这已大大增加了作恶者合谋破坏链上正常治理投票的可能性。Steem社区与孙宇晨的那场风波就显示了“持币大户”节点给网络治理带来的负面影响。

经过了一年的发展,Staking的代币质押率有了明显上升。但数据也表明,当币价下跌时,多数项目的Staking收益被抹掉了。如果你是法币本位投资者,至少从当前看来,Staking不是一个好的投资模型。除了收益不佳外,当初业界预测的通胀、节点中心化等问题似乎也在逐步暴露,参与者或许需要重新思考这一模式了。

本文来源于互联网:Staking这一年:你赚钱了吗?


黑熊网络 ,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Staking这一年:你赚钱了吗?
分享 (0)